脫貧攻堅報告文學·承諾(下)奔向小康
发布日期:2021-07-31 19:26   来源:未知   阅读:

  熱鬧嘈雜的福中福市場裡,一家賣牛肉的店鋪吸引了不少購買者。店面招牌上,醒目地寫著“寶安區消費扶貧專櫃瑤山牛”。

  這是由寶安企業深圳市寶農鏈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和廣西都安嘉豪實業公司共同打造的扶貧專館,以銷售都安“瑤山牛肉”為主。

  千裡之外,廣西都安的唐春秀從來沒有想到,深圳人甚至是香港人會吃上自家的牛肉。

  唐春秀家的瑤山牛,在西南牛羊屠宰加工廠加工后變成牛肉,再經過8個小時的長途運輸抵達深圳。

  “瑤山牛肉香味和韌度更好。現在通過扶貧各項政策,前面999公裡的事情已經完成,讓我們來做最后1公裡的事情——讓廣西瑤山牛走上深圳消費者的餐桌。”

  在寶安的推動下,寶農鏈隨后與都安嘉豪達成了戰略合作。后者是都安“貸牛還牛”扶貧產業實施的龍頭企業。

  同年9月2日,寶安區三家消費扶貧專館“瑤山牛”鮮肉專賣店正式開業。其后三個月,以瑤山牛肉為主要銷售產品的扶貧專館在寶安和南山開了32家門店。福中福市場這家店的銷量在深圳所有“瑤山牛”店面中排名前三,每月可賣出近6000斤牛肉。

  瑤山牛、瑤山羊、七百弄雞、旱藕粉絲、紅皮花生……都安、大化遍地是寶,但路途不便、信息不通,制約著兩地特色農副產品的銷路。隻有“瑤山牛”能賣出去,唐春秀們才更有養牛的動力。深圳、寶安人的持續消費,反向輸血到都安、大化,消費扶貧對鞏固脫貧成果,幫助老鄉奔小康意義重大。2020年初,寶安出台消費扶貧的相關措施,從採購、場地、裝修、宣傳推廣四個方面補貼支持採購貧困地區農產品。

  比如,扶貧超市按照經營面積大小,每月可以獲得3000到9000元不等的補貼。措施同時規定,申請補貼主體採購的農產品金額需有50%以上形成貧困戶收入,確保貧困戶因此受益。

  通過消費扶貧政策的牽線和推動,來自兩地的瑤山牛、七百弄雞源源不斷進入深圳、寶安市場。目前,寶安已採購兩縣農副產品超過5900萬元,近2萬貧困人口直接受益。

  這幾年,寶安除了支持當地擴大養殖規模、傳授養殖經驗、購置先進器材,還聯合推動“七百弄雞”“瑤山牛”等4個產品通過“圳品”認証,“瑤山牛”品牌還獲得供港資質。

  在大化縣城繁華地帶的電子商務城內,佔據一層300多平方米的寶安·大化消費扶貧產品展示廳,也搭上消費扶貧快車,源源不斷對外輸出農產品。

  2020年3月6日,七八位工人正在緊張地打包商品,幾天后,2000箱姬鬆茸和花生油將由大化啟程,發往寶安沙井的消費者手中。

  在寶安消費扶貧政策的促進下,寶安企業綠康源農副產品公司投資建設了消費扶貧展廳,通過專業的電商服務、展銷平台,幫助大化農副產品銷售到千家萬戶。

  展示廳的運營負責人黃細玲是一個典型的“深圳女孩”——獨立自主、干練爽朗,又有著敏銳的市場嗅覺。

  一到大化,她就立刻進入工作狀態,一邊裝修場地,一邊組織貨源。展廳投入運營不到1個月,就有400萬元的採購訂單簽約。

  2020年5月8日,姚任來到大化,看到展廳當地特產已有不少品種,很高興地詢問項目的運營模式和預計產值。

  臨走時,姚任還仔細叮囑黃細玲和運營團隊,“政府可以做你們3年的拐杖,3年以后你們可要學會自己走路呀!”

  聽者有心,黃細玲使勁地點頭。幾個月下來,她發現,當地的特產雖然已有一定基礎,但讓扶貧消費真正地走向市場,還面臨許多問題。比如,產品包裝不規范、缺乏品牌和標准、產品種類不多等等。在她的建議下,許多供應商都開始重視包裝和規范,有的還注冊了品牌。

  大化貢川鄉一位發愁村裡農業產值上不去的村干部找她時,她不僅建議在村裡推廣種植菌菇類農產品,還介紹了一位技術能手來指導。“你們種多少,我們包銷多少!”黃細玲的這句承諾,讓村裡吃下了定心丸。

  黃細玲笑了,這是“深圳女孩”的自信,更是讓老鄉們日子過得更好的特區人的擔當。

  自2017年起,寶安每年舉行的寶安產業博覽會,兩地均組團展出旅游資源、農特產品等,備受青睞。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兩地農產品滯銷。6月,寶安聯合電商上線“寶安扶貧館”,發放980萬扶貧消費券,邀請電視台主持人、扶貧干部等直播帶貨,增加貧困戶收入和信心。

  都安縣高嶺鎮中心小學駐點支教的寶安教師高春艷,從老師跨界成為“網紅”,推介都安特產野生山茶油、火麻油、灰水粽、旱藕粉等,“有機會幫助瑤鄉鮮為人知的特色農產品走出大山,我這個‘吃貨’很開心。”

  “受疫情影響,大化都陽鎮的沃柑賣不出去了,現在是成熟季節,眼看就要爛在果園裡了。”

  這一年的3月初,寶安企業鑫榮懋集團廣西負責人沈學平,接到在大化挂職的寶安扶貧干部邱其周一通憂心的電話。放下電話,沈學平立即向公司匯報,負責人馬上拍板,以最快速度採摘沃柑,幫助當地老鄉銷售。

  貨車翻山越嶺,很快就到達了都陽鎮忠武村的沃柑基地。全村老少齊上陣,每天採摘兩三萬斤,連續採摘10天后,基地的沃柑採摘一空。

  2016年,忠武村栽種了47畝沃柑,2020年是第一次收成,不曾想碰到疫情,幸虧寶安雪中送炭。

  鑫榮懋集團是位於寶安的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多年來一直聯手渠道合作伙伴,在全國各地的貧困縣展開特色水果的採銷。2021年3月,該集團榮獲廣東省消費扶貧突出貢獻單位。

  “2017年,我們隨寶安考察團到大化考察當地果園,決定以‘鑫果興農’戰略對大化水果種植業全面幫扶。”

  在該集團總裁張劍的大力推動下,鑫榮懋在兩地採購的沃柑、砂糖橘等共計1500余萬元,帶動脫貧地區果農增收致富。

  沈學平說,鑫榮懋在忠武村沃柑基地投入100萬元資助村民種沃柑,請來技術人員進行指導。看到種沃柑有奔頭,2018年,忠武村再次種植了178畝的沃柑,預計2022年首次結果。

  “沃柑基地的股份,原來的建檔立卡貧困戶每人免費分8股,40股封頂。2020年沃柑基地有83萬元收入,每股分紅20元。2021年預計有200萬元收入,每股分紅將有50元。分紅不斷增加,就不擔心脫貧戶返貧。”

  沃柑基地還給脫貧戶提供公益崗位。村民韋艷新就在基地工作,每月工資2400元。她以前在外面打工,收入不高,現在在家門口工作,還能照顧到兩個小孩和殘疾的婆婆。

  “以前這裡種鬆樹,20年才能收成一次,能有啥收成呢?”爽朗的韋艷新笑著說,“現在全村人都指望著沃柑有個好收成,比自家的庄稼看得都緊!”

  40多歲的蒙花連如今在位於寶安沙井的華高王氏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上班,是一名保潔員。工資刨去五險一金和開支,到手的還有4000多元。

  華高王氏人力資源及行政部經理胡慧俐,曾經就吃了蒙花連等老鄉的“閉門羹”。

  2018年5月,華高王氏在寶安區政策引導下,在大化招聘建檔立卡貧困戶,篩選出極度貧困鄉村七百弄鄉弄平屯、保上屯等幾個屯為幫扶對象。

  屯口的木桌上,擺放著招聘簡章,周圍幾個村民圍著看,有的上前瞅了幾眼,就走了。招聘簡章上面雖然寫著“每月7日准時發薪,入職滿三個月報銷車費”,村民們還是不為所動。

  首次招聘“出師不利”,胡慧俐意識到,要與寶安區人力資源局及當地人社局積極溝通,一起做好老鄉們的工作。

  在街上趕集的時候,胡慧俐主動和村民們打交道,和他們混了個臉熟,慢慢地,村民對公司的招聘更加了解和信任。

  胡慧俐就是在這個時候,碰到了蒙花連。蒙花連家庭非常貧困,家裡有4個孩子都在上學,每年都要為孩子的學費和生活費發愁,且有年邁的老人要贍養。起初她對工作不了解,普通話說得也不利索,對外出工作並沒有多大信心。胡慧俐多次上門,在趕集的時候去宣講,並承諾為其報銷車費。經過多番努力,蒙花連終於坐上了前往寶安的大巴車。考慮到她年齡40多歲,隻有小學文化,胡慧俐便協調她到公司做保潔工作。

  如今,夫妻兩人每月工資相加逾8000元,家裡生活、孩子上學的費用不愁了。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孩子能好好讀書,以后有出息好回報社會。

  在寶安區的政策引導下,為鼓勵貧困地區人員來公司就職,華高王氏制定了扶貧招聘優惠政策。比如,在貧困地區介紹入職一個人,公司給予2000元獎勵,介紹人與被介紹人各1000元。從貧困地區過來的員工,入職滿三個月報銷車費,另報銷1000元的生活補貼。

  通過政策,公司吸引了更多的貧困戶加入。到2019年,蒙花連共介紹了8個親戚到這裡上班。2018年到2020年期間,260多名都安、大化員工通過扶貧招聘和當地開展的春風行動招聘錄用到華高王氏工作。

  對企業、貧困地區的勞務工而言,扶貧招聘模式互惠共贏,寶安區也不斷加大政策力度進行引導。比如,2019年,寶安對吸納建檔立卡貧困群眾並實現穩定就業6個月以上的企業,穩崗補貼標准由原先的每人每年1000元提高到3000元,2020年補貼再次提高到5000元。

  胡慧俐的感受很线年,香港公开免费13个特马,公司通過扶貧招聘獲得40多萬元補貼,節約了勞務成本。目前,華高王氏2000多名員工,廣西籍員工就佔了近三分之一。

  通過各項政策扶持,2017年以來,在寶安就業的兩地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累計近萬人次。他們八成以上在寶安“六類百強”、國高和規上企業上班,月均收入5000元左右,成為兩地脫貧致富奔小康的生力軍。

  寶安區人力資源局是推動就業扶貧工作的主力。2017年以來,該局扶貧工作組29次前往兩地及另外幫扶地龍川推動工作,設立駐兩地勞務協作工作站,安排專人駐點辦公,協助當地開展就業指導、線上線下招聘和就業服務。

  都安、大化繁華地帶的街頭,隨處可見“歡迎你到寶安來工作”的宣傳畫,手機掃碼進去,就可以鏈接到各種工作崗位。

  迄今為止,寶安開發了6萬多個“就業扶貧好崗位”,讓兩地的老鄉有了更多的選擇﹔在兩地舉辦14場大型招聘會、近200場送崗下鄉的小型巡回招聘會,邀請欣旺達、信維通訊等優質企業參與,為老鄉們提供優質崗位。

  原來,寶安建立了一支精准扶貧專員隊伍,通過電話跟蹤和上門走訪等形式,專人專職開展跟蹤服務工作,確保他們在寶安留得下、干得好、穩得住。

  “公司針對兩地來的老鄉,安排導師進行一對一培訓,同時通過每月一次聚餐、每月一次生日會、團隊拓展活動、座談會等多種形式,讓他們安心工作、開心生活。”欣旺達招聘主管張順如是說。欣旺達被評為“2019年度廣東省省級示范性就業扶貧基地”,是深圳唯一的一家。

  初到寶安,兩地的老鄉們收獲的不僅有寶安區人力資源局贈送的水桶、臉盆、漱口杯、毛巾等生活用品大禮包,還有“寶安第一課”。“第一課”包括城市生活方式、消防安全等等,讓他們了解並適應都市生活。

  他們當中,有不少人獲得了新的勞動技能。比如,通過“南粵家政”培訓班,近130人獲得育嬰員認証,他們將點對點輸送至寶安區家政服務行業協會安排上崗。

  2020年突然而至的新冠疫情,給寶安和兩地的勞務協作出了一道“加試題”。

  當年年初,都安縣的小伙子藍陸軍,已經在家休息了兩三個月。年前辭職回到家后,沒想到碰到疫情出不去了,他忍不住埋怨這種壞運氣。

  藍陸軍家住都安縣城的易地安置區。4月底的一天,樓下突然喧鬧起來,寶安區組織的春風招聘會在他家樓下舉行,藍陸軍趕忙下樓去找機會。小伙子2019年畢業於柳州職業技術學院,曾經在深圳龍華打過寒假工,對深圳的生活比較向往。他報名了華高王氏公司的技術員崗位,最終被錄取了。

  從家門口到廠門口點對點接送、免除車票費用,全程嚴格防疫……藍陸軍和其他幾十位找到工作的老鄉,順利到達寶安。

  當年上半年,寶安共發出23台扶貧愛心大巴,點對點接回因疫情滯留無法返崗務工人員近450人。

  如今,藍陸軍已轉為正式員工,每月工資5000元左右。經常與父母視頻、決心努力在深圳工作的他,對未來有了更清晰的謀劃。

  陽光洒在大化縣民族新城深圳小學寬闊、嶄新的校園裡,孩子們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學校正門口最外側的一棟教學樓頂,是“深圳寶安區援建樓”幾個紅色大字。教學樓下,是圖文並茂的《粵桂幫扶紀事》:

  “大化瑤族自治縣民族新城深圳小學於2017年4月開工建設,2018年正式落成啟用。總投入5325萬元,其中深圳幫扶資金約2300萬元。”

  “大化深圳小學的建成,極大地緩解了大化縣城的學位緊張狀況,特別是給許多易地搬遷的居民解決了學位問題。”小學校長黃文猛說,“大化深圳小學的建設和教學條件,在大化縣是一流的。許多搬遷的貧困戶,就是看到了這所學校才吃下了搬遷的定心丸。深圳的幫扶,是一場及時雨!”

  硬件方面,大化深圳小學有校舍7座,包括3棟教學樓、2棟多功能綜合樓及學生食堂、教師辦公樓各1座,校內網絡全覆蓋,還有雲教室、自動錄播室、多媒體會議廳等先進的設施設備。

  軟件方面,大化深圳小學有專任教師100多人,其中具有中高級職稱的有66人。深圳市寶安中學(集團)外國語學校與大化深圳小學簽訂了對口幫扶協議后,帶來先進教學理念,開闊了孩子們視野,提升了當地教師的教學能力。

  教育,是“扶志”“扶智”的最好手段,對口幫扶兩地以來,寶安為兩地援建、擴建了12所學校。

  創建於1926年的都安東廟中心小學,坐落在奇峰環繞的東廟鄉。上午十點,傳來朗朗的讀書聲。12歲的宋慧嬌是六(1)班的學生,安靜地坐在由寶安區人大代表們援建的教學樓裡上語文課。

  2019年12月,寶安區人大代表到都安實地調研,了解到學校急需教學樓的情況,紛紛表示要為孩子們出一份力,最終捐款250萬全資興建一所新教學樓,被師生親切地稱為“寶安樓”。

  青山映襯下,紅白相間的“寶安樓”十分醒目。往北60多公裡的下坳鎮,嶄新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旁,是由深圳、寶安全資1740萬元援建的寶安紅星小學。

  寶安紅星小學副校長韋伍學說,學校現有的957名學生中,有665人來自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脫貧戶生源共有710人。

  教學樓緩解了上學難,但當地師資匱乏、管理薄弱、家長們文化程度不高、不重視教育的現狀,讓教齡28年的韋伍學很無奈。

  黃丹晨——寶安區黃田小學的美術老師,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第二次主動請纓來到都安,到寶安紅星小學支教。

  5年來,寶安組織區內16所學校與兩縣16所薄弱學校結對子,5批次共103人次的教師相繼接力,“立足課堂上好課,扶貧扶志更扶智”。

  黃丹晨的皮膚被山區的紫外線晒得黢黑,笑起來一口白牙。在他看來,都安的孩子很有靈性,對美有天然的感知力,特別需要美術的啟蒙和引導。

  組建第一個校內美術社團、第一次制作繪畫感恩手抄報、第一次參加河池市美術比賽獲獎……黃丹晨帶著這群山區的孩子,完成了許多個“人生第一次”。

  韋伍學認為缺乏規則意識的孩子,在黃丹晨看來,美育可以讓他們補上這一課。“每個孩子都是天生的藝術家,當這些孩子能夠通過繪畫來表達情緒時,就不會再採取砸玻璃等搞破壞的方式來宣泄。”

  高春艷有23年教齡,是寶安區濱海小學的老師。高春艷曾是一名建筑設計師,18年前,在貴州支教的經歷,激發她成為一名教師的情懷。年屆知天命之際,她再次奔赴廣西支教。

  “送走一屆又一屆的學生,感覺培養人才比建設一棟大廈更有幸福感。”從建筑設計師到教師,這是高春艷的感悟。2020年6月11日,作為廣西扶貧一線唯一的深圳支教教師代表,她受到廣東省委書記李希的接見。

  在她到來之前,高嶺鎮中心小學沒有專職的科學老師,孩子們從沒上過科學課,學校建好多年的實驗室很少使用,實驗儀器上積著一層薄灰。

  三、四年級的學生平日十分活潑,到了實驗室后卻小心翼翼,看到實驗器材時,眼睛放著光。

  制作土電話,用望遠鏡觀測月球、星空,戴上觀測眼鏡看日食……高春艷擔任了高嶺鎮中心小學三、四年級11個班的科學課教師。最多的時候,她一周上25節課。

  和當地一些小學的孩子一樣,高嶺鎮中心小學的孩子也沒有養成餐前洗手的習慣。吃飯時,學生們捧著飯盆在校園裡晃蕩,地上隨處可見飯粒、菜湯。

  高春艷決定從細節抓起。她發動深圳愛心力量,在學校圍牆邊設置了一排洗手池﹔開設“就餐課程”,植入在深圳的德育管理經驗,逐步實現文明用餐﹔發動社會力量捐贈讀書卡,促成教師和家長第一次開展一月讀書活動。

  高春艷把自己在寶安的名師工作室開到了都安。和高春艷一樣,寶安在都安、大化設立6個“名師工作室”。工作室將當地優秀教師納入,邀請專家、優秀老師講授教學課程,培養一批、帶動一批、影響一批,打造一支帶不走的優秀教師隊伍。

  2020年,在河池市舉行的教學大賽中,高春艷輔導該校教師韋肖揚獲得了一等獎,這是都安鎮教育歷史上首個市級教學大獎。

  受援地教師在援助教師的指導下,實現自我成長,這是小康路上帶不走的智力扶貧“工作隊”。

  2017年以來,寶安先后接收兩地82名校級領導、中層干部及骨干教師,到寶安區結對學校跟崗1至4個月,8名骨干教師參加“新秀計劃”項目培訓。在深圳的研學活動,讓山區的骨干老師,視野更為開闊。

  在援建當地74所醫院和衛生所之外,寶安的129名醫生奔赴兩地,開展支醫行動。

  兩三年過去了,大化縣婦幼保健院婦產科醫生藍麗容,對來自寶安的支醫醫生雷敏依然印象深刻。

  雷敏是寶安區婦幼保健院產科副主任醫師。2018年3月,她到大化縣婦幼保健院開展醫療幫扶工作。4月的一天晚上,醫院接到一個電話,大化最偏遠的板升鄉有一個孕婦宮口開全3個小時,仍未能分娩,要求縣婦幼出診,情況非常緊急!

  板升鄉距離縣城開車約需3個小時,沿途山路蜿蜒,崎嶇難行。雷敏主動請纓,與大化縣婦幼醫師一起出診,到達板升鄉衛生院后,對孕婦實施產鉗助產術,最終母子平安。

  2017年12月底,一名患者到都安人民醫院就診,被診斷出壞死性腸炎,病情發展迅速,病人很快出現彌漫性腹膜炎、感染性休克,生命危在旦夕。其時,來自寶安人民醫院普外科的主任醫師曾志良正在上班。這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棘手的手術。

  關鍵時刻,曾志良決定為病人安危放手一搏。最終,手術順利完成,患者轉危為安。曾志良成為都安成功操作全結腸壞死手術的“第一人”。

  讓藍麗容感動的,不僅僅有雷敏的敬業精神,還有她在大化縣婦幼保健院留下的財富。在這所醫院參與醫療幫扶期間,雷敏每周都會固定有一個小時的講課時間,定期組織開展三級查房和教學查房,規范查房程序。通過傳幫帶,規范醫院產科各種疾病的診斷思路和策略。

  曾志良通過參與醫院的日常查房、會診、手術、分析處理疑難危重病例等工作,糾正該院工作中的一些不規范操作,自費購買疝氣針送給都安的醫生,並手把手教會他們使用方法。

  “如有幫扶需要,我們必義不容辭,奔赴需求之地。”在回深圳后的總結裡,雷敏這樣寫道。

  2019年時,王道俊不會想到他會從深圳來到偏遠的大化做社工,不會想到在這裡會遇到同月同日生的戀人,不會想到在這裡找到更廣闊的事業發展空間。

  當年初,王道俊所在的寶安區海同社會工作服務中心中標寶安對口幫扶的大化瑤族自治縣脫貧攻堅社會工作服務項目。

  得知這個消息,他找到服務中心理事長蔣雷主動請纓,帶領3個人組成的小團隊前往大化。小伙伴們自己動手粉刷了辦公室后,5月9日,深圳市寶安區扶貧協作駐大化社工服務站正式挂牌成立了。

  經過調研摸索,社工團隊找到了方向:政府在前線主攻“八有一超”“十一有一低於”等硬核指標,社工在后方通過服務助力前方,協同作戰,穩固脫貧成果。

  易地搬遷后,村民變居民。為了讓搬進城的老鄉們適應城鎮生活,更好地與鄰裡相融,王道俊把深圳的“社區鄰裡節”搬了過來。

  社工們馬上在安置點籌劃第一屆鄰裡節活動。當天,大家在社區空地搭起了六七個灶台,親手制作出一道道美味﹔瑤族、壯族同胞們載歌載舞,讓這個夜晚成為古江安置點的盛會……

  2019年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王道俊和團隊下鄉近60次,舉辦125場次活動,2020年舉辦活動更達到250場次,服務范圍覆蓋全縣16個鄉鎮。

  對社工工作有了全面了解后,大化縣民政局局長譚全登對王道俊說:“以后社工有什麼困難,盡管找我!我們隻有一個要求:以后不僅要為大化多干事,還要培養我們本地的社工組織。”

  在兩地民政部門的領導和支持下,寶安海同社工與大化幸福家園養老院攜手,成功孵化成立了當地首家社工機構——大化縣幸福社會工作服務中心。

  2020年全國社工考試中,大化縣幸福社會工作服務中心4人通過考試,在全市名列第一﹔除了大化外,服務還覆蓋了周邊的東蘭縣、巴馬縣,如今發展成為河池市最大的社工組織。

  在王道俊團隊幫扶大化幸福社工的過程中,一位與他同月同日生的壯族姑娘黃曉官走進了他的視野。

  “真的這麼巧嗎?”當王道俊把偶然發現的生日巧合告訴黃曉官時,她還不相信,直到看到了身份証。

  兩個人還有許多相同之處:都是在貧困家庭長大,都有一顆幫助他人的心,都熱愛社工事業,都喜歡看電影,甚至都是易烊千璽的粉絲……就這樣,兩顆年輕的心逐漸靠近,成為當地的“社工俠侶”,共同點燃了大化社工的星星之火。

  現在,王道俊已經成為大化的准女婿。“作為新大化人,我會繼續做社工,為第二故鄉的建設發揮作用,助力鄉村振興!”

  曾在都安工作了近兩年的寶安扶貧干部陳海廣也沒有想到,因為一條路,他和19年前的扶貧工作發生了奇妙的聯系,和本地人結下深厚的情誼。

  西江上游,紅水河畔,19年前的2002年,都安縣造業村的壯族漢子唐毓帥,和幾個同村的山裡漢,為了改變家鄉行路難的困境,做了一件十分大膽的事情:挖一條隧道通到山外去!

  造業村被大山包圍,與公路的直線距離雖然不到一公裡,但老鄉們卻要翻山越嶺一個多小時才能走到公路邊。

  即使有村民籌錢,鄉政府資助,費用也不夠。他們決定外出打工,掙了錢再回來接著干。

  2002年,廣東扶貧工作組的到來,讓事情有了轉機。得知消息后,廣東扶貧工作組籌集1萬元現金給了唐毓帥。沒過多久,又匯來了10萬元。

  2020年9月22日,造業村又一條屯路動工了,修路的還是以前和唐毓帥挖隧道的那幫兄弟。這一次,唐毓帥同樣得到了廣東的幫扶資金支持。

  “之前聽過唐毓帥打通隧道的故事,我們深受感動。都安縣安排了35萬元資金幫助他修路,寶安區再安排35萬幫他硬化,給隧道裝上路燈,80戶130多口人就可以放心安全出行了。”彼時挂職都安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的陳海廣介紹。

  讓唐毓帥高興的事情接二連三,寶安扶貧干部還幫他申請了10萬元的幫扶資金,支持他擴建牛場,帶動周邊貧困戶一起養牛增收。

  2020年1月10日晚,寶安第一批扶貧干部饒誠進離開挂職3年的都安,回到了深圳,但都安的山山水水,一直在他心頭縈繞。

  同期,在大化挂職3年的扶貧干部王軍也回到了深圳,坐在辦公室裡,他時常懷念之前爬山挨家挨戶訪問貧困戶的日子,還有那一口由陌生到熟悉的桂柳話。

  寶安扶貧干部,目前挂職都安縣委常委、副縣長的譚意浩更把脫貧攻堅當成自己事業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未來,我希望兩個孩子能夠知道,在他小的時候,他們曾經在大化居住過,和爸爸、媽媽以及千千萬萬的扶貧干部,共同見証兌現了一個偉大的承諾!”

  在鄉村振興戰略的新征程中,深圳、寶安將一如既往,用心用情用力,緊密攜手當地,在萬峰擁抱的千年瑤鄉,書寫出共同富裕的嶄新華章。

  (全文完)(記者 呂延濤 肖意 朱良駿 葉志衛 方勝 陳震霖 方慕冰 李吉瑩/文 丁慶林 李瀚/圖))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